【环球时报驻澳大利亚特约记者  达乔 环球时报报道记者 倪浩】中国与澳大利亚12日在新加坡第19届香格里拉对话(以下简称“香会”)期间举行了两国2020年1月以

【环球时报驻澳大利亚特约记者  达乔 环球时报报道记者 倪浩】中国与澳大利亚12日在新加坡第19届香格里拉对话(以下简称“香会”)期间举行了两国2020年1月以
【环球时报驻澳大利亚特约记者  达乔 环球时报报道记者 倪浩】中国与澳大利亚12日在新加坡第19届香格里拉对话(以下简称“香会”)期间举行了两国2020年1月以来的首次高级别官员会谈。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12日报道称,中国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魏凤和与澳副总理兼国防部长马勒斯举行了面对面会谈,这标志着澳中外交机制冻结情况正式结束,也将被视为两国迈出的积极一步,可能为双方更多高层会谈铺平道路。ABC报道称,马勒斯将本次会谈描述为“坦承而全面的交流”,并强调这是“印太地区两个具有重要影响的国家间一次重要会议”,“是关键的第一步”。马勒斯坦承澳中关系“很复杂”,同时,“正是由于这种复杂性,对话非常重要”。在会谈中,马勒斯提出了澳大利亚关心的问题,包括中国最近在南海“拦截”一架澳大利亚皇家空军飞机的事件。他对中国在该地区的军事集结和迅速扩张表示“震惊”,宣称“需要从本质上理解中国对南海岛礁的军事化:即试图通过武力否认其邻国主张在该国际航道上的合法性”。据ABC报道,魏凤和重申了中国长期以来寻求与台湾“和平统一”的立场,但警告北京将“粉碎”任何推动“台独”的行动,“我们将坚决粉碎任何谋求‘台独’的企图”,“不惜一切代价战斗,并将战斗到最后”。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马勒斯12日下午在记者会上提到,他在澳中防长会谈上表达了澳大利亚在太平洋地区的立场,包括不希望看到太平洋地区国家陷入军事化加大的局面。11日,马勒斯在“香会”上发表的讲话就表达了类似论调,他无端指责“中国搞军事扩张可能引发军备竞赛”。英国《卫报》报道称,马勒斯声称:“中国现在的军力建设是‘二战’结束以来我们见过的国家中规模最大、最雄心勃勃的。”他担心“各国将不可避免地寻求升级自己的军事能力作为回应”,称‘不安全感’是推动军备竞赛的原因”。华东师范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主任、亚太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陈弘12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次两国举行部长级会谈,是改善两国关系非常重要的一步,希望澳方也能为改善双边关系做出实质性的举动。不过,马勒斯的言论仍然在追随西方,他对中国正当军事建设进行的错误判断,是恐华臆想症的一种表现,也是澳大利亚炮制“中国威胁论”的体现。陈弘强调,中国所采取的一系列举措都是防御性的,都是正当的,澳大利亚没有资格无中生有、说三道四。希望这届澳政府不要像莫里森政府一样,在反华的路上越走越远,这对两国关系没有任何好处,对澳本身也没有好处。作为大洋洲地区的另一个主要国家,新西兰国防部长赫内尔11日在“香会”上表示,太平洋岛国有权自行决定与中国的关系,新西兰对此不能采取“家长式作风”。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赫内尔表示,新西兰尊重太平洋岛国的主权,他们在与中国的合作问题上拥有自己的决定权,而试图强迫达成某种结果不符合任何一方的利益。“我们的工作是支持他们(太平洋岛国),确保他们为自己做出强有力的决定”。新西兰“Newshub”新闻网报道称,赫内尔在“香会”期间与魏凤和进行了会谈。赫内尔表示,“公开对话”是处理与中国安全关系的关键,“与中方会面并不是巧合,而是为确保我们能够相互倾听,并且以非常直接的方式”。责编:夏丽娟